— 撸撸猫ŐωŐ❤ —

深夜出沒的無牌駕駛者

一台拖車,處理車禍那種超長的,需要等待的,救援用的那種……剧情接前文,審神跟近侍的夜間記錄。




“言子是真心喜歡清光。”
“……!你怎麼把我想說的話先說了!”

 

清光用力抽了口氣把話說完整,便迫不及待的將愛意付諸行動吻上她的雙唇。兩人的唇瓣便斷斷續續分開又重疊,換著角度時而輕啜,時而緊貼著廝磨,清光的視線被淚水模糊了一片,就像夢中似曾相識的的情景。

 

喜歡的人也喜歡自己,互訴心聲而兩情相悅的原來是那樣的舒坦暢快。

 

前一刻像被鐵鏽侵蝕的心,獲得油潤的滋養那般。當想到她和自己懷有同樣的感情,心情就變得完全不一樣,人的心那麼不可思議。與她雙唇重疊時,心跳比起聽見告白時還要激烈,從不知道原來喜歡一個人的心情可以變得更加喜歡。

 

二人相偎相依的難捨難離,溫柔而憐愛的眼神中滋養著濃濃眷戀,剛分開的兩張嘴再次重疊。她唇瓣像柔軟甜美的糖果,清光輕柔的吸吮幾番之後,漸漸忍不住往深處探索的本能,舌尖試探的舔舐她的唇瓣時,她的身體僵住了一下,雙唇緊張的維持在開啟狀態,他的舌尖在細膩的黏膜滑動,待她放鬆後緩慢而溫柔的侵入,當觸及她的舌尖,陌生的刺激誘發了本能,言子後仰著迴避他的接觸,稍微拉開了二人的距離。

 

“不喜歡…?”

 

他的語調有些不安,她迴避的側過臉,猶豫了片刻才與他對視。

 

“不知道,但是,不討厭…。”

 

她的目光帶著幾分懵懂幾分迷惑,又帶著少女的羞澀和期待。

 

“再來一次?吶,張開口。”

 

再次湊近時,她順從的輕啟朱唇,他呼吸清淺的調整接觸的角度,在她習慣了舌尖相觸之後,他勾起舌在敏感的上顎探索,被刺激著分泌的口津,黏黏糊糊的被他吞掉了些,又從唇瓣連接的之處溢出了些。面對新奇的體驗言子還有些緊張,他的手指梳理著她的髮絲柔聲安慰。

 

“現在閉上眼就好。”

 

說話的吹息像羽毛般撩撥著她,思緒飄飄然的浮浮沉沉,閉上眼後被依賴的觸覺越發靈敏,更有種融化般的錯覺在口中蔓延開來,甜絲絲的。待她接受了唇舌交疊的悅樂,清光內心一陣歡喜,吸住了她的舌尖繞纏著。雙手摩挲著言子的臉頰,分開時抵著額頭的二人相視而笑。

 

“喜歡?”

 

行動代替了回答,言子投入他懷中,靠在他肩上享受著耳畔廝磨的甜蜜。清光撫弄著她的長髮將它們分成兩股,方才怎麼也尋不著的拉鍊隱藏在衣縫中,他拿著那個細小的拉鏈墜子,一度冷卻的衝動被重新醞釀起來。耳後淡淡的香水味只餘下了後調,與她的體香混成了一片,他沿著頸脖不時親吻,將她往懷裡更擁緊了些,順著腰身滑下的手忍不住在她的翹臀上捏了一把。

 

言子發出了訝異的嗚鳴,清光收了祿山之爪,一時間誰也不敢妄動。即使不開口言子也察覺到他的意圖,她正陷於進退兩難之際,清光在她耳邊輕聲說。

 

“今夜不想放開你。” 



合法車場



她被泡在溫熱的水中似乎還沒回神,身後傳來一片水聲,浴缸的水因為增加一人而溢出了不少,沒有理會身後有人,抱著膝蓋的言子數著指頭,散開泡沫露出水下的另一隻腳,塗著緋紅的指甲,屬於男性的腳。

 

停頓的大腦開始運作起來。

 

‘這隻腳是我的,那麼這一隻腳是……’

 

被忽略的清光捧著泡沫往她背上招呼,她再不回神可別怪他不客氣了。拿著澡花刷著她的背,把落下的幾縷髮絲繞好,沖刷掉殘餘的泡沫。突然敏感的腳上感到一陣酸癢,點數的言子數完自己的指頭,點到他的腳上。清光對待自己從不忽略細節,今天沒來得及檢查,讓他擔心被發現新長出的指甲造成邊緣留白。

 

這份心思顯然多餘,回神的言子察覺現狀之後抱緊了膝蓋。

 

“清是什麼時候進來的……。”

“我從剛才就一直跟言子在一起,水太熱讓你不清醒了嗎?還是說言子在回味……我們之間的事?”

 

試圖延續溫存的氛圍,沒想到言子把膝蓋抱得更緊,更不願意與他對視,耳尖紅了一片。雖然清光早料到她會在事後逃避,面對時心裡還是在意。

 

“我讓你不滿意了?”

 

她沒轉過頭來,輕輕的搖頭。

 

“還是說…我把你弄痛了?”

 

他的手探進那兩片飽受疼愛的唇,僅在外頭撫摸,內在的感覺像被重新激活般,言子合上腿夾住了他的手,用有些顫抖的聲音小聲的抗議。

 

“已經夠了…被清觸碰的話……身體會再次變得很奇怪……”

 

聽著她羞澀的回應,清光停下了動作,低頭貼在她背上單方面的激動起來。

 

“清…?”

 

向他回望的言子,見他扶著額頭的模樣,終於轉過身來。她胸前的肌膚上點綴著櫻花花瓣般的痕跡,沐浴在溫熱的水中越見紅艷。清光癡迷的凝望著自己在她身上留下的落櫻,無力的靠著她肩上。

 

“我想做……”

“呃……”

 

像是料到她不會拒絕,清光摟著纖腰的手將她扶正,讓她跨坐在自己身上。言子面露難色,推著他的肩意圖拉開距離,然而為時已晚。

 

“吶,再陪我一下嘛…❤”

 

他在耳畔宣告,隨即發動了下一輪攻勢。

 

 

睡意降臨之時,言子已經被換上了乾淨的衣物躺在柔軟的床上,戀人在耳邊哼著催眠的小調,她感到累得手也抬不起來,伸著指頭摩挲他的掌心,他會意的握住她的手,落下晚安吻。她勾著嘴角,在他懷裡蹭了蹭,找了舒服位置合上眼。

 

於是夜裡安靜得只剩二人的呼吸聲。

 


评论(22)
热度(24)